移动版

丰巢超时收费遭杯葛 快递柜不必急于赚快钱

发布时间:2020-05-13 08:46    来源媒体:中证网

近日,丰巢科技发布的一份关于保存包裹收费的通知引发争议。通知称,丰巢将为用户在12小时之内免费保存包裹,超时将按照0.5元/12小时的价格进行收费。用户可通过加入丰巢会员的方式,享受有效期内不限保管次数的服务。

在丰巢公布新的收费方案后,多数网友表示不满,多地部分小区业委会暂停合作,多地监管部门表明了依法处理的态度。快递柜诞生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快递行业成本高昂的“最后100米”的问题,丰巢收费引发的争议将快递业长期存在的末端配送矛盾暴露了出来。那么,快递柜能否向消费者收取服务费?是否合法合规?快递柜的盈利模式是什么?未来发展趋势怎样?

丰巢收费引发争议

4月30日,丰巢科技官方宣布将向用户收取一定的超时费用,普通用户免费保管12小时,超时后收取0.5元,3元封顶,消费者也可以选择购买会员,月卡5元一个月,不限保管次数,每件可享7天长时存放。

虽然收取的费用不高,但对于丰巢突如其来的操作,消费者在各种平台上表达不满。

5月10日,上海中环花苑小区发布致丰巢的公开信,直指丰巢快递柜收费不合理。该小区认为丰巢公司没有权力要求用户这样去操作,更不能剥夺用户可以足不出户收到快递的权利。

与上海小区有相同做法,国内多地均出现部分小区选择停用丰巢快递柜的现象,山东、江苏、浙江、福建等地监管部门也陆续发声,回应快递柜收费相关话题。

除此之外,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纷纷发声。新华社发消息三问“快递柜收费”,人民日报“人民微评”也表示,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不容侵犯,有关制度设计的尊严不容挑战。

5月9日晚,丰巢发布致用户公开信再度回应,解释初衷并推出鼓励尽早取件的红包政策。也就是说,丰巢并未因用户的不满而终止收费行为。

在用户的一片哗然中,部分消费者对丰巢的利润提出了质疑。

在上海中环花苑小区的最新声明中就提到了丰巢的利润问题,该小区称,丰巢公司目前占有70%的市场份额,且其已向快递员收取了使用费用(大中小三种格子,分别收0.45元、0.4元和0.35元每单),即使每个格子周转率一天只有一次,单个快递柜80格,取快递员支付费用三档的中间值0.4元/单计算,每天收入至少为36元,而快递柜进驻小区每天的场地租金收入(含电费)只有十几元,即每天的利润率为240%甚至更多。

国信证券研报也指出,智能快件箱使用寿命或可达10年以上,折旧期远小于使用期。不考虑折旧的情况下,目前即使在一线城市,快件箱的运营已经可以覆盖成本。

虽然都说的有理有据,然而对应的现实却是丰巢连续五年的亏损。仅去年一年,丰巢和速递易两家快递柜头部企业合计亏损近13亿元。目前这两家行业龙头已于5月5日合并。数据显示,丰巢2020年一季度末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3.34亿元,亏损2.45亿元;2019年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

对于推出超时存放的收费标准,丰巢方面此前表示,初衷是为了服务进一步的精细化、改善投递效率,同时也希望推动物流末端市场的迭代。此外考虑到快递柜目前经常被超长时间占用,公司面临经营成本上的压力才做出的调整。

收费是否合理合法?

争议过后,社会各界就快递柜收费是否合理合法展开了讨论。

法律相关人士指出,快递柜的投放和收费涉及到三方之间的法律关系:收件人、快递公司、运营快递柜的企业。快递公司如果不取得收件人同意将快递放入柜中,违反了货物运输合同,侵害收件人权利。

不过,此次丰巢事件更为复杂,实际涉及多方的法律关系。此前有律师向媒体表示,发货人、收货人、快递公司、丰巢、业委会、物业公司等六个方面的利益都牵扯其中。

其中,发货人、收货人和快递公司这三方有“运输法律合同”,物业公司和丰巢之间有“场地租赁服务合同”,物业公司和业委会之间有“物业服务合同”。

物业公司和丰巢签的协议,业委会有没有权力单方面终止。显然原协议中未提及收费,丰巢突然提出4月30日起要收取12小时外的超时服务费,业委会认为不合理,但这不能算终止合同的理由,确实属于违约。

丰巢快递柜提供12小时免费保管,超过12小时收取超时保管费。丰巢快递柜这种做法本身并不违法,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和市场选择。《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智能快件箱运营企业应当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并没有规定快递柜不能收费。

但矛盾在于,在实际操作中,快递员常常为了提高效率往往不经过收件人同意就擅自将包裹放置快递柜中,损害了快递收件人的合法权益。

《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的,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名址提供投递服务。寄件人交寄物品时指定智能快件箱作为投递地址的除外。”

因此,只有征得用户同意后,快递公司才能将包裹投递快递柜中,若未经用户同意投递,那么因超时而造成的费用,收件人就没有义务支付。

可见,丰巢快递柜收取超时保管费,关键不是免费保管时长是设置12小时还是24小时,而是要切实保障快递收件人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蒙慧欣表示,关于快递柜收费问题不能“一刀切”,而是要建立在双向选择和自愿原则基础上。快递柜存在的初衷是收件人收件不方便时的备选项,同样对于快递公司配送量过大且保障时效的前期下,快递柜也是最好选择。

在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快递员告知其存放收费政策从而保障用户知情权,收费则是合理的。

智能快递柜缺口巨大

因电子商务和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智能快递柜成为解决快递行业“最后一公里”物流配送环节的重要工具。2010年后快递柜模式开始进入物流末端市场,因其相对灵活安全便捷,获得了相当部分消费者认可。2012年,中邮速递易率先在国内开启智能快递柜业务。随后多家企业进入快递柜行业,全国快递柜数量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快递入柜率也快速提升。

截至2019年底,全国快递柜数量已经达到40.6万组,全国快递入柜率达到10.5%。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快件入柜率有望达20%,对应快递柜格口需求约为7600万个。

从快递业务量增速与智能快递柜的数量来看,智能快件柜远未达到天花板,投递覆盖率仍在较低水平。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9年快递业务量完成635.2亿件,同比增长25.3%;业务收入累计完成7497.8亿元,同比增长24.2%。整体来看,快递业仍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整体规模在不断扩大,预计到2020年业务量将超700亿件。

上游端来看,智能快递柜仍有不断扩张的趋势。A股市场上智能快递柜生产商主要有智莱科技与新北洋。新北洋为智能快件箱龙头,在丰巢、中邮速递易等厂商的市占率第一。不过,该公司2019年营收与净利均出现下滑,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公司表示主要因新零售行业和物流行业部分大客户订单调整所致。

智莱科技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0.46亿元,同比增长18.0%;归母净利润2.86亿元,同比增长35.25%。其中,公司智能快件箱类设备营收占比高达92.8%,毛利率高达48.03%。

对于智能快递柜未来发展趋势,智莱科技董事长干德义表示,从需求上来看,智能快件柜的市场空间还很大。目前互联网式的电商物品交付模式仍处于发展的阶段,智能快件箱在国内一二线城市或者主要省会城市偏多,但在三四线及以外的城市基本上没有。虽然国外起步早,但目前国外大部分解决的是比较集中的公寓、别墅等区域的铺设问题,并且国外的主要产品运营是在欧美发达国家,而在南美、中东、东南亚这些地方还不够。同时,随着消费者使用习惯的改变、无接触式交付模式带来的便利性以及疫情对消费者的教育,未来智能快件箱的入箱率也会有所上升。

另一快递柜生产商新北洋表示,2020年将巩固并提升末端配送产品、信息化终端产品及物流自动化分拣产品的优势地位,加快发展服务运营业务,形成全产业链的竞争优势。

政策层面,因安全、高效、便捷的配送模式,智能快件箱屡屡获国家支持。本次疫情中,国家防控指挥部在新闻发布会上鼓励使用快递柜进行物品交付,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国常会在3月份也提出要将智能快件箱纳入城乡基础设施建设范畴。4月,国家邮政局与商务部明确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提出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提供用地保障、财政补贴等配套措施。

盈利模式如何突围?

当前,快递柜运营商主要分为三大阵营,分别为快递系、电商系与第三方快递柜企业,其中丰巢与中邮速递易属于快递系,菜鸟驿站与京东智能柜属于电商系。从目前盈利能力来看,快递柜似乎并不“赚钱”,快递柜两大巨头丰巢与中邮速递易近年来均为亏损状态。

“从‘一元赞赏功能’到‘超时收费’,快递柜在试图探索盈利模式,侧面反映其面临持续亏损压力。如何盈利已成为目前智能快递柜运营企业所面临的共同难题。”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蒙慧欣向记者表示。

目前来看,大部分快递柜的收入主要有五种。一是向快递员收取派件收费,也就是快递员使用速递易快递柜投放快递时需根据快递柜大小缴纳一定费用;二是用户寄件收费;三是向用户收取超期使用费;四是广告业务收入;五是增值服务收入的模式。智能快递柜要实现盈利仅仅依靠收费和广告还远远不够,如何形成一种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智能快递柜基础价值在柜,但增量价值在智能化、数字化服务。”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表示,快递柜作为社区服务桥头堡,可以产生两个超级价值,一是可能成便民物流服务链在社区的综合性出水口,解决未来包括普货快件,甚至特殊货物如生鲜冷鲜、甚至餐饮外卖等温控快件。二是可能成为较贴近社区消费者,开展快递揽件及精准营销、社交电商等服务数据的磁吸口,为销售决策和营销服务提供支撑。

一直以来,快递柜运营商们在不断探索新的盈利增长点,丰巢快递柜此次收费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也不必急于赚快钱。

“智能快件柜有公共服务设施属性,如果没有匹配公共服务设施的政策支持,可能永远会被囚禁在社区物业利益和各种服务矛盾的囚笼里。”杨达卿表示,落实国务院2018年提出的把智能快件柜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并给予支持,才可能促进快件柜降本运营。

对于如何降本运营,杨达卿称,电商快递上游的电商平台和中游快递企业都会影响到快递柜服务稳定,需要快递服务链上下游协同。电商平台要在给消费者的配送物流服务选项上加入是否接受寄存就近快递柜并接受延时收费的选项。快递商要规范快递员寄存入柜前与消费者的必要信息沟通,保稳定服务就是保收益。此外,快递柜企业应积极推进多元化业务拓展,打破单一收寄存费的低附加值服务,向精准营销等增量服务拓展。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解筱文向记者表示,智能快递柜发展主要困境在于如何协调快递企业和消费群体,解决公益服务和市场经营之间的矛盾,培养大量消费者广泛使用的习惯,更进一步提升智能化服务水平,探索被各方接受的盈利模式。去年开始,有智能快递柜企业创设的柜体广告投放模式,目前快递柜运营企业的商业模式比较单一,盈利模式简单粗暴,整体发展还在探索发展中。

“就国内当前的情况而言,智能快递柜运行者要盈利,就应想方设法降低成本。”瑞典皇家理工大学客座教授、高级物流师王勇博士认为,通过“一柜多用”来提高收益,还通过其他途径来实现盈利,比如与支付宝、网银企业合作,让消费者支付方参与到智能快递柜免费使用上来,降低成本。事实上,随着智能快递柜的进一步普及和曝光频率增加,广告商的兴趣也会增加,广告盈利会稳固增长,这也是运行方可期的。

关于快递柜盈利模式应该如何突围,有专家持不同态度。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向记者表示,目前快递柜行业的核心问题不是盈利,市场现在才刚刚开始,未来会有新的企业陆续加入,现在谈盈利价值不大。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